以阿巴签署协议,特朗普是“和平大使”还是政治作秀?

2020-09-17 07:22:27 澎湃新闻

当地时间9月15日,距离美国大选还有48天。白宫迎来了几位远道而来的客人——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巴林和阿联酋外交大臣。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这里主持了一场特别的仪式。当天,三个国家正式签署关系正常化的协议,标志着中东地区的政治格局调整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当地时间2020年9月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主持以色列、阿联酋和巴林关系正常化协议的签署仪式。 人民视觉 图

当地时间2020年9月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主持以色列、阿联酋和巴林关系正常化协议的签署仪式。 人民视觉 图“对于世界来说,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天,一个历史性时刻。经过几十年的分裂和冲突,(协议签署)标志着一个新中东的黎明。”特朗普在仪式开始时说。

在过去一个月内,阿联酋和巴林相继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这是自1994年以来,以色列首次和阿拉伯国家达成此类协议。

这一系列事件发生之际,“恰逢”美国11月大选正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近几周来,特朗普政府在外交事务上频频发力。上周六(9月11日),美国务卿蓬佩奥主持了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的谈判。上周,科索沃和塞尔维亚领导人访问白宫,宣布双方经济关系正常化。与此同时,特朗普还宣布将从伊拉克撤出近一半的美军。

在上述“外交成果”的衬托下,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正在将他描绘成一位“和平缔造者”,上周两名挪威和瑞典的议员提名特朗普为2021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更是突出了这一点。

特朗普在大选临近之际频繁做出的外交举动,是否能真正解决或缓解全球地缘政治冲突的“顽疾”,还是只为自己连任竞选加分?在特朗普四年任期进入尾声之际,他的“外交成绩单”依然饱受争议。

26年来阿以首度破冰

伴随着喇叭声和鼓声,特朗普陪同以色列、阿联酋和巴林的官员走到白宫南骑楼前的一张长桌前,在800多名现场来宾的面前签署了三份协议。

据《纽约时报》报道,正式签署协议前,特朗普罕见地选择了在南骑楼上方的门廊发表讲话,“今天签署的协议开启了新的历史进程,很快就会有其他国家加入,结束以色列在该地区的孤立状态。”

白宫将此次协议命名为《亚伯拉罕协议》(亚伯拉罕是伊斯兰教、犹太教和基督教共同承认的祖先)。特朗普在讲话中说,协议为穆斯林、犹太人和基督徒“共同生活,共同祈祷,共同梦想”打开了大门。他强调,世界各地的穆斯林将前往耶路撒冷圣地参观。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接下来的讲话中说道,“犹太人为和平祈祷了数千年”,而协议的签署“为亚伯拉罕的所有子孙带来了希望”。

阿联酋外交大臣阿卜杜拉·本·扎耶德(Abdullah bin Zayed)也表达了类似观点,并强调说:“我们今天见证了一个新的历史趋势,它将为中东创造新的道路。”

以色列官员在签字仪式前透露了此次协议的细节包括:三国将如何开设大使馆,以及如何建立其他新的外交和经济关系,包括旅游、技术和能源领域。以色列和阿联酋以及巴林将首次开通两国间的商业航线。 不过协议仍要等到以色列内阁批准后才能生效。

阿联酋官员表示,协议内提及了“巴以问题”解决方案。但是各方均鲜有提及中东问题的焦点——巴以问题的另一方巴勒斯坦人的命运,而是仅仅呼吁“公正、全面和持久地解决以色列-巴勒斯坦冲突”。

在白宫举行仪式之际,在地球另一边的巴勒斯坦人在加沙地区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表达他们对协议的愤怒。

曾协助促成1993年巴以和平协议的美国前中东和平谈判代表丹尼斯·罗斯(Dennis b. Ross)对《纽约时报》说,此次签署的协议具有“重大意义” ,因为它们表明“巴勒斯坦人将不能阻止其他阿拉伯国家与以色列的公开合作”。

内塔尼亚胡在当天仪式上的发言也表示,更多的(阿拉伯)国家将随之而来(与以色列建立关系)。“这一天是历史的转折点,”他说,“它预示着和平的新曙光。这种和平最终将扩大到包括其他阿拉伯国家,并最终可以一劳永逸地结束中东地区的冲突。”

在仪式前特朗普对记者表示,还有五个阿拉伯国家可能很快会采取类似的措施与以色列建交,并暗示其中一个国家是沙特阿拉伯,分析人士认为如果属实的话,这将是一个更重要的突破。此外在短期内,苏丹和阿曼更有可能实现与以色列的关系正常化。

中东的和平大使?

在特朗普的“斡旋下”,全球地缘政治中两个著名的“火药桶”在过去一个月内接连传来了“好消息”。

9月4日,在巴尔干半岛上相互对峙了20多年的塞尔维亚政府和科索沃当局在白宫签署了一项“经济正常化”协议,同意正式启动双边经济关系“正常化”进程,为日后进一步化解政治分歧铺路。

9月11日,巴林国王哈马德·阿勒哈利法、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一场三方通话中,宣布以色列和巴林达成和平协议,巴林、以色列两国将实现关系正常化,并建立外交关系。

联合声明中写道,“巴林─以色列的关系正常化是‘进一步实现中东和平的历史性突破’。两个发达经济体的对话和联系将推动中东地区的积极转变,让中东更加稳定、安全、繁荣。”

就在不到一个月前,在特朗普政府的斡旋下,以色列和阿联酋在8月13日达成关系正常化协议。阿联酋成为26年来首个承认以色列的阿拉伯国家,也使得承认以色列的阿拉伯国家增加到3个(上一个阿拉伯国家还要追溯到1994年的约旦)。

以色列与阿联酋、巴林为何选择此刻关系正常化?这对于解决中东地区长期以来的冲突究竟有多少实质性帮助?

《纽约时报》的报道披露,此次阿(拉伯)以国家外交关系突破缘起于阿联酋驻美大使奥泰巴(Yousef al-Otaiba)今年6月向美国和以色列方面传达了寻求关系正常化的“信号”——然而前提是以色列方面必须停止在约旦河西岸的吞并行为。

这一提议很快获得了特朗普的女婿,中东问题特使库什纳的接受,后者向内塔尼亚胡施压,要求他推迟吞并以换取关系正常化,而特朗普可以宣称这是大选年的外交胜利。

近年来,一直身陷国内政治丑闻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长期以来一直得到特朗普的支持,两人之间保持着异常亲密的关系。外界普遍认为,这是他还特朗普“人情”的最好机会。

另一方面,特朗普对海湾地区的“老大哥”沙特阿拉伯及其海湾邻国的“耕耘”也是一个重要因素。2017年特朗普上任后首个出访的国家就是沙特阿拉伯。特朗普把沙特作为他中东外交的核心。长期以来,特朗普一直声称向这些国家出售先进武器为美国带来大笔订单。观察家普遍认为,没有沙特的支持,阿联酋和巴林不可能和以色列关系正常化。

对于巴林、阿联酋和以色列关系正常化,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Mahmoud Abbas)表示了强烈抗议。他表示巴勒斯坦“强烈拒绝和谴责”巴林“在美国的操控下”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他表示,巴林与以色列建交这一行为,是对巴勒斯坦的又一次背叛,协议破坏了在2002年贝鲁特峰会上提出的,由阿盟认可的《阿拉伯和平倡议》(Arab Peace Initiative)。

而此次建交也更加凸显了中东各国在如何面对巴以问题上的立场分歧。尽管特朗普在大选前的外交动作主要是为了自己的选举提供砝码。然而这一做法事实上加深了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分裂,也加重了巴勒斯坦人的失望,中东问题实质性的破解,仍远远没有达到。

“这不是解决冲突,也不是和平,这是一项商业协议,”一个亲以色列的自由派组织 j Street的主席杰里米·本-阿米(Jeremy Ben-Ami)对《纽约时报》说,“非常明显的是,以色列和这些国家之间存在着一致的利益——军事、安全、外交和经济方面的利益——这些利益已经存在了20年。而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之间长达数十年的冲突仍然没有通过这项协议得到解决。”

阿以成就难掩特朗普政府外交失败

尽管特朗普政府在中东和东欧地区外交动作频繁,《外交政策》撰文认为这些“成就”仍然难以掩盖特朗普政府过去四年在应对最重要的一些全球威胁上都失败了。

上述分析指出,在美国外交政策和国家安全的几乎每个领域特朗普政府都缺乏明确的目标和连贯的政策。在美国面临的一些最重大的国家安全挑战上——例如伊朗和朝鲜的核问题上,特朗普政府均未能达成协议。

尽管特朗普在任内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举行了三场备受瞩目的会晤,但特朗普在让朝鲜放弃其核武器计划方面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国际原子能机构表示,朝鲜似乎仍在提炼浓缩铀。

早在2018年6月,朝美领导人在新加坡举行首次会晤,并签署联合声明,为解决半岛核问题制定了积极的总体框架。在声明中,朝美领导人就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构建半岛持久稳定和平机制以及建立新的朝美关系取得共识。

此后,特朗普与金正恩次年2月在越南河内举行第二次朝美领导人会晤,但双方未达成任何协议。同年6月30日,特朗普在板门店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举行了第三次会面。三次会面后,除了声明朝鲜需要“完全、可核查的无核化”之外,似乎没有任何措施可以让朝鲜在实现这一目标的道路上迈出哪怕是一小步。当年8月,朝鲜重启短程导弹试射。

特朗普对伊朗的态度是另一个失败的例子。在特朗普政府退出伊核协议两年之后,美国与伊朗的关系进一步恶化。伊朗拥有了更多可用于制造核武器的浓缩铀,更多运行中的核设施,更先进的技术,以及更短的制造核武器的突破时间。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伊朗问题特使胡克(Brian Hook)多次宣称,这是一场“最大压力”的战役,然而目前仍没有看到任何积极的进展。

尽管如此,特朗普从未隐瞒过他想成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愿望。去年2月,他主动向记者表示,日本时任首相安倍晋三曾提名他为候选人。“其他很多人也有这种感觉。”特朗普说。

上周,在先后被挪威和瑞典的议员提名为2021年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后,特朗普兴奋地在一天内连转了17条推文。其中最后一条是美国驻冰岛大使杰弗里发的关于白宫对特朗普被提名有关声明,配文说道,“没人能做到!一周被两次提名!”

而本周对于特朗普来说,似乎又将是“美好的一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