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的隐患,其实很早就埋下了

2020-01-22 14:00:41 野火青年

武汉肺炎,已经成为今年最牵动人心的新闻。

昨天我们文章发出后,后台涌进5000多条留言。

其中,几百条全在呼吁:

这是野生动物的报复。

真的不要再吃野生动物了!

昨晚,钟南山院士就这次疫情答记者问,也肯定这点: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很可能来自野生动物。

有可能是竹鼠、獾之类。

为什么疫情会在武汉爆发?

肺炎和野味到底有什么关联?

事实上,这次肺炎的隐患,可能在很早前就埋下了。

钟南山在昨晚采访中提到:

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很可能是这次病情的起源。

早期27个患者,大部分是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的经营采购人员。

而这次肺炎的首个死亡病例,也经常出入华南海鲜市场。

所有线索都指向了——

华南海鲜市场。

那么,这到底是个什么市场?

我在《中国经营报》中查到相关信息:

这个地处闹市的市场,开业已经超过15年。

最开始只有400多个摊位。

后来扩容几次。

现在面积达到5万平方米,相当于7个足球场。

店铺也随之增加到了1000多家,成为华中地区最大的水产批发市场。

因为武汉是内陆城市,海鲜特别稀缺,华南市场一直生意兴隆。

以至于赚了钱的华南老板,在马路对面盖了一栋几十层的写字楼。

明面上,大多数商家卖海鲜,牛羊肉。

但在海鲜市场角落,隐匿着不少卖野味的商铺。

网友@萬謙寵愛_Yuki在微博上爆料。

这里表面卖海鲜,深处除了待宰的猫狗,野鸡。

还有缩成一团的刺猬,活泼乱跳的土拨鼠。

甚至,梅花鹿、活猴,都在明晃晃地卖。

在网友爆出的一张价目表上。

一家名为大众畜牧野味的商铺,廉价出售各种野生动物。

活鳄鱼40元;

鹿腩38元;

竹鼠肉75元;

活孔雀500元……

武汉出现疫情后,12月31日,澎湃新闻去华南海鲜市场暗访。

一家卖野味的商铺里堆满了笼子。

记者打听野味,老板三缄其口。

五次三番询问下,老板娘松了口:

有野兔,刚宰的,新鲜呢。

随后老板娘把两只兔子一扔,抛到秤上。

旁边还有一个白色塑料桶。

问了半天,老板都不肯直说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

野味好不好吃不知道。

但视频里遍地的血水,堆积在小小的商铺里的几十个笼子,让人实在放心不下。

人民网「领导留言板」曾有一条2017年的市民留言,举报华南海鲜市场脏乱差。

也许祸从口入,就是在这里成为了现实。

武汉既不是深山老林,也不是边陲小镇。

为什么这里会有一个扎堆卖野味的市场?

没查资料前,我和大多数人一样怀有这个疑问。

查资料后才发现,这里不但有,

湖北还是国内野生动物的主要贩卖地之一。

这与湖北的地理环境有关。

湖北省的森林覆盖面积达到40%左右。

自然资源丰富。

众所周知的神农架就在湖北境内。

武当山,湖北黄冈大别山国家级保护区也在这里。

就拿神农架举例,这里称得上野生动物的天堂。

动物种类异常丰富。

其中光脊椎动物就有591种,无脊椎动物更是达到4358种。

虽然我国《刑法》、《野生动物保护法》里明令禁止非法狩猎。

但2018年一年,湖北侦办的野生动物类刑事案件就达到250起。

除却狩猎,因为野生动物存在传染病隐患,

饲养、运输、售卖环节都需要严格把控。

湖北拥有发达的野生动物驯养业。

被人工驯养的野生动物已有101种。

其中包括梅花鹿,野猪,果子狸等。

经营野生动物都要向所在地区县(自治县)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提交申请表。

野生动物养殖申请表

售卖环节,也需要严格把控。

在2012年武汉晚报的一次暗访中,记者指着地上的野生动物问:

为什么是死的?

摊主指责记者外行:

当然是死的。

野生动物都很机灵,很难抓到活的。

我做这个生意这么多年,都是卖死的。

武汉市琴台生鲜市场

警方在一家店内查获正在销售的大量野味

搜查的警察说,这里有的野味甚至在冰柜里放了一两年,还拿出来做菜。

市场上买来的野味大多死因不明。

不排除是用毒药毒死的,所以这种野味吃不得。

当警方询问店家是否有「野生动物销售许可证」时,摊主出示了一张复印件。

仔细一看,证件已经过期,而且不是他本人的。

上面的信息来自2012年。

那这次疫情中是不是存在可能的监管疏漏?

始终是一个我很想质疑的问题。

事实上,野生动物市场在中国并不少见。

广东是全国最大的野生动物交易市场。

这里流通的野生动物,主要来自海南岛。

岛上的五指山是众多野生动物的家园。

2012年,《扬州时报》记者曾去往从化兴富野味批发市场暗访。 尽管已是晚上10点半,市场内仍然人声鼎沸。

在这里,许多动物都有交易「暗语」。 走进批发蛇类片区,穿山甲被称作「地龙」,眼镜王蛇被称作「过山峰」或「饭铲头」。

黑暗中,商贩悄悄卸货、装货,装着动物的笼子不停流转。

暗淡的灯光下,你看不清笼子里装的是哪种动物。

这样的市场在中国不止一个。

在广东其他地方,在辽宁农村集市,甚至在更隐秘的角落。 它们暗中滋长,生生不息。

与此同时,因吃野生动物引起的灾难不止一起。

翻开人类病疫这张记录表,你会发现历史是何其相似。

2003年肆虐全国的非典,源头来自

蝙蝠。

去年在内蒙古发生的鼠疫,病源是

土拨鼠。

在非洲大爆发的埃博拉病毒,主要宿主可能是

果蝠。

病毒一般不跨物种传播。 野生动物可以和它和平相处。

但如果遭遇突变,它就可能传染给人。

人类没有相关免疫系统,难以抵抗。

我们平常吃的猪牛羊肉,都是养殖场饲养的,定期进行检疫。

而野生动物不存在这种检疫。

原本这些病毒离人类很远。

却在人类的口腹之欲中,成了传染病毒的瘟疫之源。

中国人是出了名的爱吃野生动物。

日本80年代曾拍摄一部《中国之食文化》的纪录片, 镜头对准中国菜市场。

当时国内菜市场就像动物园一样,

出售各种野味。 娃娃鱼、猫头鹰、猴子、果子狸...... 直到八十年代末,国家才大力出台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政策进行保护。

被中国人吃到锐减的动物中,

最著名的就是穿山甲。

2017年,深圳网友@绽放的多多 多次在微博晒出自己吃野生动物的照片。

照片中,

穿山甲肉,用来煲汤。

穿山甲血,用来炒饭。

这不是个例。 饕餮之欲下,中国不仅是穿山甲主要消费国。

也是世界上最常参与穿山甲走私的国家。

今年年初,中国绿发会穿山甲工作组前往尼日利亚调查穿山甲交易。 来到野生动物市场,当地人一见到华人面孔,就会操着一口不太流利的汉语问:

你是中国人,是不是要买穿山甲? 穿山甲,要多少有多少,提前和我们说就行。

而在与云南接壤的缅甸迈扎央。

由于吃野生动物合法,这里成了中国人的「野味餐桌」。

一米多长的穿山甲,就这样蜷缩在钢板铸成的铁笼里。 睁着湿漉漉的眼睛,

把爪子搭在笼子缝隙,求救似地朝外望。

有的穿山甲还保持钻土习惯。 饿了就伸长鼻子,在笼子中四处摩擦。

生锈的钢板把鼻子擦破,血一滴滴落在地上。

处理穿山甲的手法也极其残忍。

摄影师赵大明,在迈扎央一家馆子里,目睹了一场针对穿山甲的杀戮。

来到人类餐桌之前,它们要经历三重折磨。

首先是杀穿山甲,取血。

老板用一根木棒狠狠砸晕穿山甲,再像杀鸡一样,用刀抹脖子。 然后,一边把血滴进白米饭,一边向围观的人介绍:

穿山甲的血,炒米饭是很好吃的。

第二步,剥掉穿山甲的壳,取出肉。

两个小时后,端出一锅锅红烧或黄焖的穿山甲。

而最受欢迎的,还数怀孕的穿山甲。

川渝饭店里摆着一个透明的酒缸。

缸里是什么? 三只还没有长出鳞片的穿山甲幼崽。

而这样的酒,一小杯就能卖100元。

旺盛的市场催生了暴利。

在尼日利亚,穿山甲价格约300元人民币一只。 走私到我国广西后,穿山甲活体的价格上涨到1500元,

是原来的5倍。

而这,仅仅是一斤肉的价格。

那整只穿山甲呢? 最高的,

甚至可以买到近十万元一只。

利益高企,每年有多少穿山甲被杀害?

澎湃新闻曾报道,过去十年间,全球至少有100万只穿山甲(包括亚洲和非洲的物种)被盗猎和非法交易。 也就是说,

平均每五分钟,就有一只穿山甲在野外被抓。

国人为什么爱吃野味? 究其原因只有一个字:

补。

但这种补往往是,自以为是。

在《奇石》一书中,美国非虚构作家何伟记录了他在广州街头的奇遇。

广州萝岗,一家名叫新八景野味城的馆子里。 老板向何伟介绍他们的特色菜:

吃蛇能强健身体。 吃鹿鞭是为了增加雄风。

那招牌菜老鼠肉呢? 老板女儿告诉何伟:

如果长了白头发,只要经常吃鼠肉,头发会由白变黑。

我在广东一家媒体工作时,有次去采访,主办方请记者吃饭。 来到广州番禺的一个馆子,主菜端上来,是一锅各种野味混合的汤。

拨开黄澄澄的汤,用勺子舀起一看,里面是穿山甲和鸡肉。

我不敢动筷子。 旁边的男摄像两眼放光,舀了三碗,仰头喝光,啧啧感叹:

这壮阳的,很补!

然而,吃穿山甲真的很补吗?

首先,中国人迷信穿山甲能壮阳的原因极其荒谬。

只是因为它能打洞,就将其视为能提高生殖能力。

另外,号称能大补的穿山甲甲片,其主要成分是角蛋白,人的指甲和头发也含有该物质。 也就是说,

吃穿山甲甲片的效果,和你啃自己的指甲和头发差不多。

没什么营养价值。

补字之下,野味价格被越炒越高。

吃野味,甚至成为一种炫富,权力的象征。

前有「穿山甲公主」晒大补汤,后有「穿山甲公子」晒权贵宴。 他发微博说: 广西投资促进局书记和局长用穿山甲热情接待了自己。

还强调,深深地爱上了这野味。

但一次次吃进口中的疾病告诉我们: 吃野味,只是一个一戳即破的权贵梦。

一个祸从口入的滋补谬论。

让我们再把目光,回归到这次的肺炎疫情上。

在我写这篇文章时,疫情还在急剧扩大。

病情发源地武汉,已经开始实施进出人员管控。

截至1月20日24时,国家卫生健康委收到确诊病例291例,疑似病例54例。 死亡病例增长至6例。 在最受大家关注的武汉,

甚至已经有15名医务人员确诊。

每次疾病当头,冲在最前端的医护人员成了最危险的人。

昨晚,一个武汉医生发微博:

作为一名武汉一线医生,今天接到通知。 我们所有的休息全部取消了,24小时随叫随到。

底下,是她身穿防疫服,戴着帽子、口罩,从头武装到脚的照片。 照片显示,

这不过是一个20多岁的女孩。

在找资料时,最让我动容的是这个微博名叫 @暁勄 的护士。

医院抽到她去支援,接到电话那一瞬间,她落泪了。

即使男朋友和闺蜜都让她辞职,不让她去。 这个28岁的女孩还是默默接下了任务:

总有人要去。 也许生命的珍贵,不只是因为只有一次,更是因为那些割舍不下的牵挂。

与此同时,

同济医院第二批志愿者报名,也已经满员了。

今天,已经是大年二十七。

她们和我一样,和我们每个人一样,盼望着过年回家,和家人吃团圆饭。 但疾病当前,「白衣天使」这四个字是沉甸甸的。

他们只能以年轻身躯,坚定站在抵抗病魔的第一线。

这场景让我唏嘘。

生命的画面,就这样被分成了两头。

一端是举刀与病毒战斗的医护人员,一端是屠刀砍向野生动物的我们。

把这两个场景连接起来的,竟然是中间无数

把野生动物当做美食的食客。

又一次病毒袭来,吃野生动物带给我们的教训还不够多吗? 我想,是时候停下对野生动物的屠杀了。

严控野生动物售卖,停止把野生动物送上饭桌。

我相信,防患于未然,才是我们抵御疾病的最好方式。 拒绝野味,这是对自己、家人,他人的负责。

拒绝野味,也是敲给每一个中国人的生命警钟!